一个人流浪在外,只希望走的再远也还记得胸口那一簇仍然跳跃的火焰。

Orange

いつかの夏:

EIZY2014/08/07


01



   愛していました【我曾深愛著你,


   最後までこの日まで【直到最後,直到今日。


   それでも終わりにするのは私なのですか【即便如此畫下句號的仍是我嗎


   君の幸せな未来をただ願ってる【就僅僅是,期盼著你,迎來幸福的未來


                                                                                                            」


氣候比較溫暖,春天到秋天氣候一直都很好的岩鳶,到了冬天則會下雪。


橘真琴看看那塊他一直沒捨得換的手錶,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從嘴中呼出的熱氣讓手錶蒙上一層白霧,還沒來得及擦拭便聽到那久違的呼喚。


“真琴。”


橘真琴聞聲回頭,七瀨遙站在他的不遠處,胸膛隨著他的呼吸上下起伏。


“好久不見啊,遙。”闊別重逢的第一句話,橘真琴想了很多種說法,見了遙之後,卻全部忘記,最終還是歸於平淡,說了這句最常見的寒暄語。


“嗯。”遙微笑著,并不准備說什麼。


    “今天遲到了快半小時呢。”早便料到遙的回答,畢竟從前他們都是如此相處的。真琴笑著繼續說道,“我還在想要不要去你家找你呢。”


    “那當初何必約在街上見面?”遙有些抱怨,入冬的岩鳶雖然算不上嚴寒,但風刮起來還是會讓人感到徹骨的寒意。


    真琴依舊帶著笑容,“抱歉,因為實在不知道選在什麼地方見面了。”


    兩人說話時呼出的熱氣交融在一起,最終漸漸消散在冰冷的空氣中。見遙依舊沒有說話的念頭,真琴只好繼續說下去。


    “遙今天晚到,是不是又泡在水裡不小心睡著了?”想起高中時期的遙經常這樣,橘真琴不免又開始擔心起來。“如果感冒了怎麼辦?”


    “真琴…”


    “生病了會有人照顧你嗎?”


    “真琴。”七瀨遙的聲音加大了一些。


    橘真琴這才停下幻想,望向遙。他正有一些無奈地看著他。


    “只是睡過頭了而已,不用擔心。”


    只是這樣嗎?橘真琴愣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是這樣啊。”最後,他也只能尷尬地笑笑,如此回答。


    “我早就不會再整天泡在水裡了。水對我來說,已經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了。”七瀨遙再次微笑,“我也…改變了。”


    橘真琴這才徹底愣住,一瞬間,他以為面前的這個人只是長得和他所熟悉的那個青梅竹馬一模一樣,並不是他所熟知的七瀨遙。


    可是他清楚,對方正是七瀨遙,那個他無比想念,並無論怎樣都無法放下的存在。


    好陌生。


    站在他面前的七瀨遙,似乎向他訴說著,“我早就不是你所熟知的七瀨遙了,你並不了解我。”


    他最大的自信,竟然如此脆弱,七瀨遙幾句話便輕易地將它們摧毀。


    從很久之前開始,橘真琴就站在七瀨遙的身後,憑著對他的了解,知曉他的心意,擔當著他最強大的後盾,陪著他直到高中畢業。


    就算大學分開了,兩人的感情也不會有太大改變吧?


    現在,時隔五年,當七瀨遙再次站在他的面前,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我已經變了。”


    就像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橘真琴的臉上,而隱隱作痛的,卻在心上,伴隨著強烈的不安。


    橘真琴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不知所措。


    “去我家吃飯吧?”七瀨遙繼續說著。


    曾經主動找話題的一方,現在完全陷入了被動,只能扯出一個笑容,“嗯。”


    “想吃什麼?”


    “我?”


    “嗯。還是喜歡吃綠咖喱嗎?”


    他還記得。橘真琴心裡想著。你呢?還是那麼喜歡青花魚嗎?


    曾經的肯定句,現在已經充滿了不確定。


    說不定,只有他是一成不變的啊。


    “我的話……比較想吃遙做的青花魚呢。”在東京,橘真琴也時常會吃青花魚,懷念這遙做的菜的味道,想念著對這道菜十分拿手的那個人。“我很想念它的味道。”


    “這樣啊,那就不用再去買食材了。”


    也就是說,你依舊喜歡吃青花魚嗎?


    “走吧,這兒站著挺冷的。”七瀨遙說完,率先邁開步子。


    橘真琴再一次,準趕著前方的七瀨遙,跟上他的步伐。


    好在這一次,很好跟上。


                                                                                                        TBC.


    



评论
热度(28)
  1. 風舞ぅ花び大吸轰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无不言大吸轰 转载了此文字

© 知无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