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流浪在外,只希望走的再远也还记得胸口那一簇仍然跳跃的火焰。

智齿

【1】

闵玧其被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时,飞机正在云层里平稳的飞行,机舱的小夜灯昏黄的光线,宁静而美好。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就被旁边翻来覆去的声音拉回了现实,闵玧其侧过身去看,田柾国抱着柔软的毯子睡得很不安稳,好看的眉毛皱着,手指抓着毯子的边角。闵玧其伸出手刚把毯子往上拽一拽,就被一双手臂紧紧的抱住了,紧接着就是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过来,闵玧其看着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田柾国,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是保持着别扭的姿势没有动。

田柾国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闵玧其几乎悬空的半个身子靠在两人座椅中间的挡板上,不舒服的睡着,几乎一瞬间他就红了脸,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手,就看...

你好,爱情——01——

田柾国第一次见到闵玧其的时候,才用JK这个名字发了第一张迷你专,用朴智旻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纯真得过分的奶娃娃,确实也是,那个时候他才18岁还没分化呢,一张白白嫩嫩的娃娃脸上一双又大又圆的小鹿眼,红润饱满的嘴唇加上小兔牙,害羞谦逊的性格加上良好的教养,见到谁都喜欢歪了头甜甜的笑,这就是行走的妈粉喷雾,谁见了不想喊甜心小宝贝。



而闵玧其已经是业内的王牌制作人,他经手制作的专辑在各大音源榜就没有跌出过前三,想要请他的歌手能从他家门口一直排到公司还得折个来回,而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才22岁,用金泰亨的话来说就是娱乐圈里的顶尖alpha,确实也是这样,除了殷实的家境他还是Z市发展最快的娱乐公司的...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田柾国很害怕金硕珍生气。


是的,很害怕。


每当那个平日里笑眯眯的人冷下脸来,一向胆子大上天的田柾国也会想要扭头就跑。


可是,现在,好像跑不了呢。


田柾国看着挡在浴室门口的金硕珍,他无措的拽着浴衣的带子,咬着嘴唇,微微错开目光。


他知道,他闯祸了。


就算医生和经纪人一再跟自己重复不要洗澡,可是他还是没忍住找了个借口从父母那溜回来就钻进了浴室。


意外来的很突然,他还没来得及洗澡就给后脚跟添上了一个很深的伤口,看着血不停的从伤口中涌出,他的害怕胜过了疼痛的感知。他无措的抬头去看哥哥们,还没来得及张口叫人就被打横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接下来就是慌乱的处理,医生、...

无题(呵呵呵呵呵呵已经7了)

  那一晚的凤九做了一个梦。

  她终于在那桃林的尽头,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角,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庞。

  他,竟是东华帝君。

  梦中的自己泪眼朦胧的望着帝君,却颤抖着嘴唇说不出一个字,那蔓延在全身的痛都在告诉自己一个讯息,她有多么的绝望。

  这种绝望也许来自于眼前的人,也许来自于他与她的关系,也许……

  凤九想,他怎舍得自己如此痛呢?

  醒来的时候,凤九摸摸脸庞,果然又是点点泪水。她不禁想起以前姑姑跟自己说过的那个庄周梦蝶的故事,故事...

无题(啊啊啊啊啊啊已经6了)

  九重天,上清境。

  凤九和小燕来的有些晚,她本以为自己肯定凑不上这波热闹,毕竟她没有拿到拜帖,再者这九重天也不是她想来就能来的。可是,傍晚时,小燕将她堵在狐狸洞口,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赴那天宫的宴。

  凤九是谁啊?这四海八荒的热闹哪个能少了她青丘白凤九的身影。

  因着来得有些晚,她和小燕就找了个角落里的桌子坐下。不愧是姑姑亲力亲为的宴席,不说那菜品有多丰盛,也不说这餐具有多精致,但是这一拼桃花醉就能今儿来赴宴的神仙们觉得不虚此行。

  凤九从不知道小燕如此不善吃酒,一杯下肚白皙的脸...

无题(再想不出来就到5了)

  九重天,庆云殿。

  最近这大事儿是一件接一件,先是元神沉睡了上万年的文昌帝君重归天界,再是小天孙将自己那德高望重的佛理老师气到内伤吐血,再是天君责成太子在九重天大摆筵席诚邀各界仙家庆贺文昌帝君归来。

  这筵席的规格甚至比当年太子大婚还要高出许多,北荒产的顶级黄花梨雕花木桌足足满了上清境,北海的夜明珠每一颗都有那乳鸽大小的夜明珠嵌满了宫墙,从四海八荒调遣上来的顶级厨娘,十里桃林的桃花醉足足有百余坛,九重天凡是机灵的先娥都被调配到上清境……

  白浅为了筹办好这场筵席已是半个月都不曾好好睡一觉,眼看着明天...

无题(自暴自弃的4)

  凤九那晚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一个人的背影,不论自己如何去追,如何伸出手去拉扯,却是连一寸衣角也碰不到。

  十里的桃林,自己一路追逐,心有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醒来后,凤九感到有泪水划过自己的眼角,她将脸埋进被子里,不知为何哭得酸楚,仿佛那心都炸裂开般的痛。

  她想,自己那丢失掉的万年岁月中,也一定有一个人曾让自己不知疲倦的追逐过。


  青丘,狐狸洞。

  凤九从天宫回来已过去数月,可是那个梦夜夜都来恼她,凤九天性贪睡,数月...

无题(想不明白的3)

  九月初二,九重天。


  天族太子夜华和青丘女君白浅的婚事是近千年九重天最大的喜事,从天庭到四海八荒都是一片喜庆热闹的景象,迎亲的队伍从那南天门一直排到了青丘的狐狸洞,各界的仙使都想亲眼看一看这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究竟有多美。凤九清楚的记得,姑姑出嫁的那天,有百余只五彩凤鸟绕着姑姑的步撵盘旋,五彩的祥云一直烧到那一十三重天。


  婚宴整整摆了九九八十一天。


  凤九不明白为何自家人对于她要去九重天这件事儿如此的在意,甚至于超过了对于姑姑大婚的紧张,就在她一再保证不会乱跑后,她爹还是在自己身上捏了个诀...

无题(还是没想好的二)

时间从不会因了某个人,某些事而停下,三百年就这样弹指间过去了。四海八荒还仍是那个四海八荒,而有些人,却不会在那里等待了。
这三百年过的甚是平淡,从天上到凡间都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事发生,倒是苦了这些说书人,终日说得还是那些已经被人听腻了的陈芝麻烂谷子。
人间,茶肆。
老板看着店里零零散散的客人,再听听台上那说书人早已说了八百遍的故事,只能一面挥着毛巾一面叹气。
“哈哈哈哈哈哈……姑姑你听啊,这个故事好好笑诶”少女轻快的笑声在茶肆里蔓延开来。老板好奇的看过去,却是楞在那里。
少女的脸映在春日的阳光里,范着娇俏的红,乌黑的发用着银步摇挽着简单的发髻,一身桃粉色薄纱轻衣。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不是那少女...

无题(真没想好)

那是一种只在上古典籍中存在的药,那是一种四海八荒各种传奇折子戏中出现过的药,那是一种神奇而又残忍的药。它,无色,无味。却只需要那么一碗,加上那么一份决绝,就可以让你忘记这世间最想忘记的事,最想忘记的人。
世上的人叫它,忘情药。
不过是最伤人心的莫过于情。
而,需要用药忘记的情,大抵是,一个人的伤情,是另一个人的绝情。
没有其他药的苦涩,凤九甚至尝出了一丝丝的甜,她闭上眼睛,放任自己去最后一次想起那人的脸,那人的手,那人冰凉的唇……想起那些年月中自己傻傻的追逐,痴痴的错爱,交出的心如果收不回来了,那就,不要也罢。
折颜说,这是没有解药的药。
凤九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手起,碗落。
这世间,万没有用...

© 知无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